刘伯温六肖中特|神算子论坛六肖中特
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庶女本色

更新時間:2019-05-25 15:17:55

庶女本色 已完結

庶女本色

來源:青墨云作者:九幽白白分類:言情主角:蕭瑾萱周顯御

小說主人公是蕭瑾萱周顯御的小說叫《庶女本色》,是作者九幽白白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前世她付錯情,嫁錯人,最后落得個幼子慘死,挖心而亡的下場。棄情絕愛,她換回一次重生的機會,只為毀去昔日所有踐踏過她的人。她是恨海歸來的一縷孤魂,他是威震諸國的一代戰王。再活一世,她心黑手狠,只為一人在墜情劫,游戲人間,他風流不羈,征戰天下只為護卿。一度臨朝,她定江山,主沉浮,揮手間掀起陣陣血雨腥風。二度回朝,她護仁主,斗權臣,大權獨攬無人能出左右。塵埃落定,他立于皇城之上,霸氣輕柔的問:“萱兒,可愿陪朕共繪一幅乾坤盛世。”一身鳳袍,她笑望山河,溫婉淡然的說:“君之所愿,我為汝謀。”...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顫抖的捧起蕭文遙的小臉蛋,她激動的說道:“遙弟,快叫姐姐瞧瞧你,我真的好想你遙弟。”

上一世也是在這一年里,揚州發生了場大雪災,她們被活活困在了莊子上。

弟弟因為年幼,風寒入體,高燒不退,最后病死掉了。

蕭瑾萱還清楚的記得,那時蕭文遙燒的意識模糊,可仍舊哭著叫著姐姐,姐姐。

可是她卻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弟弟咽下最后一口氣,向睡了般安靜的死去。

如今胞弟活生生的站在眼前,蕭瑾萱暗自發誓,這一次她定要阻止悲劇的發生,只要能提前搬離莊子回到蕭家,遙弟就可以避過這個大劫了。

只是要如何才能達到目的,蕭瑾萱就要籌謀一下了。

被緊抱在懷里的蕭文遙,仔細的瞧了蕭瑾萱好半天,忽然小嘴一扁,哇的哭了起來。

邊哭還邊說道:“姐姐你不要死,遙兒不想沒有姐姐”那可憐的小模樣,看得心都揪起來了。

心疼的幫幼弟擦干淚痕,蕭瑾萱安撫說道:“遙弟不哭,告訴姐姐,誰和你說我要死了的。”

一個九歲的孩子,絕不會無緣無故說出這樣的話,必然是有人在他旁邊嚼舌根,才將這孩子嚇成了這樣。

不過蕭瑾萱的心里還是一暖,原本以為沒人在意自己的死活,原來還有這個小家伙掛念著自己,這種被人放在心里的感覺,真的是好溫暖。

見到姐姐無礙,蕭文遙心中的害怕已去了大半,止住哭哽咽的說道:“是白媽媽和平兒,她們說你得罪了大夫人,被丟到山里喂了狼,再也不會回來了。”

輕輕將又哭起來的蕭文遙抱進懷里,蕭瑾萱的眼中厲色一閃而逝。

白媽媽和平兒是莊上的下人,名義上是照顧她們母女三人的,實際是嫡母寧氏派來的眼線。

不但監視著她們的一舉一動,更是經常刁難使壞,以折磨她們為樂。

親母楊氏,到底是被父親寵愛的姨娘,她們不敢如何。

胞弟文遙,雖是庶出,可到底是蕭家的男丁,她們也多加收斂。

可她呢,一個出生就克死滿院下人的災星,被蕭家徹底遺棄的四小姐,自然就成了她們眼中,最理想的受氣包了。

三伏天汗如雨下的砍柴生火,臘月里滿手凍瘡的洗衣挑水,這都是她最基本要去做的。

甚至她還要給白媽媽捏腰揉背,給平兒端茶送水。

有一次她給平兒打洗腳水,只是冬季天氣太冷,水在路上吹的變溫了而已,對方就直接把一盆洗腳水扣在了她的頭上。

當時那種恐懼,戰栗的驚嚇感,后來多少的晚上都害的她噩夢連連,躲在被子里默默的流淚。

不堪回首的往事歷歷在目,蕭瑾萱閉上眼,內心中仇恨的種子,在怒火的澆灌下,迅速生根發芽著。

長吐口氣,再次睜開雙眼,蕭瑾萱的神情恢復平靜,并輕柔的說道:“遙弟你去把平兒叫進來,姐姐有事找她。”

不知道姐姐要干嘛的蕭文遙,還是乖巧的應了一聲,擦擦鼻涕,邁著小腿就跑出去了。

屋內如今只剩下蕭瑾萱自己了,她眼神復雜的望著房內的一切,覺得熟悉可又那么陌生。真的重生而回了嗎?若這是夢,她祈愿永遠不要醒來。

蕭瑾萱并未等上多久,不一會蕭文遙就去而復返,身后還跟著個十四五歲的丫環,正是平兒。

蕭文遙一進來,就趕緊跑到姐姐的身后,然后滿臉厭惡的看著平兒。

平兒的長相有些偏于男性,臉盤寬大,眼細眉濃,而且體格結實,從女子柔美的角度來說,她長得實在有些難以入眼了。

就見著平兒一進來,還沒站穩就先喊道:“遙少爺你慢著點,若是摔了,奴家可是要心疼你的。”

她本是個大嗓門子,偏生說這話時,卻故意捏著個嗓子,聽起來很是不倫不類,刺耳媚俗。

躲在蕭瑾萱身后的文遙,臉色通紅,更加惱怒的瞪向了平兒。

這個平兒,總是對他拉拉扯扯,老拿怪異的眼神看著他,有次還當著他的面敞胸露懷,簡直是恬不知恥。

可是他卻只能忍著,不可以發作,否則這可惡的平兒,就會把氣撒到姐姐的身上,到時姐姐又要吃苦頭了。

冷冷的看著平兒那惡心的嘴臉,蕭瑾萱的雙手握得緊緊的。

上輩子這個平兒就對遙弟很不安分,可那會她太懦弱,除了哭,她甚至一次像樣的阻撓都沒做過,現在想想,她這個姐姐,還真是當得夠廢物的。

看了眼擋在蕭文遙前面的纖細身影,平兒這才像剛瞧見蕭瑾萱似的,斜眼哼笑了一下。

嘴里尖酸的說道:“果然是個克星,這命還真夠硬的,丟在外面一天一夜,竟然還能自己爬回來。”

負責把蕭瑾萱帶出去吊在籠子里的,就是白媽媽和平兒,在她看來,被那么丟出去,根本就不該還有活路。

淡淡一笑,蕭瑾萱也不生氣,語氣緩和的問道:“看來我沒死在外面,讓你很意外啊!”

蕭瑾萱這不咸不淡的話,聽得平兒眉毛一立,惡狠狠的說道:“你拿這腔調和誰說話呢,皮子又緊了是不是。”

稍不順心,就任意打罵,從蕭瑾萱小的時候起,平兒就是這么干的。至于主仆有別那套,對她來說就是廢話。

一個被遺棄的庶出女,也想要尊嚴地位,簡直就是笑話。

冷眼看著平兒那張狂的模樣,蕭瑾萱嘴角的笑容斂起,語氣幽寒的說道:“在和誰說話?自然是在和個最低等的下人說話了,否則你還以為自己是個什么東西呢?”

平兒的臉一下漲的通紅,她最自卑的就是出身的低賤,所以才熱衷于折磨蕭瑾萱,把這個世家小姐踩在腳下,這讓她特別的滿足得意。

可如今蕭瑾萱一句話,徹底把她打回原形,氣的平兒理智全無,幾步上前就要撕爛對方的嘴巴。

嘴角一勾,蕭瑾萱眼里寒光一閃。聽完她那番話,若還不生氣,那也就不是平兒了。

所以心里早有提防的她,在平兒妄動的瞬間,一下就將身旁桌子上的白瓷茶壺撈到了手里。

沒有半點猶豫和害怕,蕭瑾萱直接舉起茶壺,向著平兒就狠砸了過去。

她的準頭不錯,就聽一聲悶響,然后平兒就哀嚎著蹲在了地上,雙手緊捂著額頭,鮮血從指縫間溢出,不一會就濺得滿地都是。

“反了,反了,蕭瑾萱你給我等著,大夫人不會放過你的。”抬起血流滿面的臉,平兒聲嘶力竭的喊著,不過卻在不敢上前一步了。

因為她在蕭瑾萱的眼神中,看到了濃烈的殺意,平兒甚至有種感覺,若她在敢上前一步,對方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她的。

掩唇低笑了兩下,蕭瑾萱這才說道:“大夫人?那你就盡管去告狀吧,不過就算寧氏出面,她也保不了你。”

平兒忍不住打了個冷戰,這樣的蕭瑾萱,讓她覺得既陌生又可怕,隱隱的她忽然覺得,對方這回死里逃生回來后,似乎變得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都說經歷大生大死的人,性情會發生改變,平兒覺得,蕭瑾萱如今,就屬于這類情況。

知道往日的受氣包,在也不好欺負了,平兒捂著頭就向門外退去,可仍嘴硬的喊道:“你等著吧死丫頭,我這就去找大夫人做主去,到時你再被罰的吊在外面,可千萬別后悔!”說完,她在不停留的直接跑了出去。

冷眼看著平兒離開,蕭瑾萱將有些嚇到的弟弟,抱在了懷里,神情寧靜而平和。

平兒,千萬別讓我失望啊,只有你把事情鬧大,我這個被人遺忘的蕭家四小姐,才會被從新記起來呢,從而爭取到一個翻身的機會。

一抹冷笑浮現在蕭瑾萱的臉上,幽寒的眼神,仿佛來自地獄索命的厲鬼。

猜你喜歡

  1. 空間小說
  2. 穿越種田小說
  3. 豪門小說
  4. 暖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刘伯温六肖中特 北京赛车 上证指数000001 体彩中奖号码 e彩票官网 安徽麻将苹果手机下载 免费下载大众麻将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河南 北京pk10一期人工计划 欢乐斗地主免费版安装 财神捕鱼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