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六肖中特|神算子论坛六肖中特
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帝少的溺寵甜妻

更新時間:2019-05-25 11:25:00

帝少的溺寵甜妻 已完結

帝少的溺寵甜妻

來源:青墨云作者:本攻純良分類:言情主角:席少城葉小棠

《帝少的溺寵甜妻》由本攻純良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席少城葉小棠,書中主要講述了:“記住,從現在開始,你只是我的寵物。”他們之間只是主仆關系,他負責高高在上,她負責搖尾乞憐。直到有一天!“報告總裁,我喜歡女上男下。”她撲倒他,吃掉他,折騰他,事完之后更用星星眼望著他!他笑:“蹬鼻子上炕,我喜歡。”...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晚席少城果真沒有回來。

因為白天睡久的緣故,葉小棠躺在床上睡不著了,她盯著外面的路燈從簾幔透進來,打在天花板上的光,陷入沉思。

從今天的事可以看出來,席少城這個人不壞,雖然對他的了解很少,但是最起碼他對她沒有惡意。

跟著他,可以過不必擔心物質上的奢華生活,這比她失憶后一無所有,一個人晃蕩要好的多。

可他從這里搬出去了,恐怕暫時不會回這里,那她什么時候能再見到他?她要被禁足多久啊!

煩躁得滾了個邊,突然——

“咚!”

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響在門外,葉小棠身子一僵,什么聲音?

她屏住呼吸,豎起耳朵靜靜聽著,天花板上的燈光顯得有些慘白。

“咚!”

又是一聲,在寂靜的半夜尤為詭異。

心跳跟著這個聲音重重得從高處落下,葉小棠感到一陣陰冷。

“咚!咚!......”聲音連續響起,越來越近了,像是從長廊那頭一步步靠過來。

公寓里就三個人,這個時間她們不可能還沒睡,難不成,是賊?

她給自己壯膽子,掀開被子從床上下來,沒穿鞋踩在微涼的地板上,寒意從腳心竄進身體里,無意識得打了個冷顫。

聲音斷斷續續,每響起一聲,心就狠狠跳一下。

到了門邊,她附耳貼在木漆門上——

“咚!!!”像是刺穿了門,在耳邊響起!

聲音到了她的房門外!

該死的,究竟什么鬼?冷汗從她光潔的額上滑下,手緊緊握著門把手。

手里沁出了汗,轉動門把手,門開了個縫隙。她靠著從縫隙打量外面,只見一個白色的東西,幾乎貼著她的眼睛一飄而過!然后門縫里出現一只溢滿鮮血的眼睛,怒睜著,很大一只!

只有分毫之距與她對視!

猛然一驚,手一抖,驚駭得把門合上,迅速落鎖。

狂奔上床,裹著被子抑制不住得發抖。

剛才那是什么?她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那是一只血淋淋的眼睛!似要從門縫里擠出來!

她最怕的兩樣東西就是死亡和鬼神,難道這房子里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她突然意識到把席少城趕出去是個不明智的選擇,他的房子,是不是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

不管怎么樣,她也要熬到天亮。

但一幕幕恐怖的畫面和青面獠牙的怪物充斥她的腦海,哆哆嗦嗦得躲在被子里,心跳仿佛卡在嗓子眼。

好在那詭異得聲音沒有再響起,像又消失在走廊盡頭。

松了一口氣,但仍不敢閉眼,她想起了她在醫院做的那個夢,夢里的那個人,要殺她!

他是誰?為什么那么恨她?!

頭好痛,無論多努力回憶也想不起他的樣子,只知道是個男人,身材高大挺拔。

難到這是她失憶前的記憶?究竟是誰,想要她的命......

她在床上翻滾煎熬,冷汗直盜,折騰到后半夜,疲憊侵蝕了她的意識,終于帶著倦意沉入睡眠。

###

“咚咚咚。”

葉小棠被敲門聲吵醒了,睡眼迷蒙得睜開,四周的景象印進視線,腦袋一陣疼痛恍惚。

“葉小姐,起來了么?”是張媽的聲音。

葉小棠瞬間清醒不少,沙啞著嗓子,“唔,起來了。”揉揉了惺忪的眼睛,掙扎著起身。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葉小姐洗漱好就下來用餐吧。”

“好,我就來。”

葉小棠按了按發暈的腦袋,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整理完畢然后下樓。

張媽把煲好的粥端上餐桌,見葉小棠臉色不太好,替她拉開椅子,關心道:“葉小姐在這里住,不太適應嗎?”

她眼下兩片青黑,上眼皮略微發腫,嘴唇不似那般水潤,一臉憔悴明顯沒睡好。

“沒啊,挺好的。”她拿起碗里的勺子。

“第一天住進來恐怕會不習慣吧,葉小姐臉色蒼白,昨晚沒睡好?”

睫毛垂下,熱氣騰騰的粥帶著香氣鉆入鼻腔,她抬眼,嘴角虛浮了個笑容,“可能是白天睡得太久了,晚上睡不著呢。”

她喝了一小口粥,燙到了舌頭,條件反射得想吐出來,但還是忍著燒灼般的疼痛咽下去了。

表情稍微變化,一瞬間又恢復正常。

“多住幾天就習慣啦,要是無聊的話,就叫少爺回來多陪陪你。”笑得慈愛又意味深長,擺明是篤定她和席少城關系匪淺。

不等她開口,“我去打掃衛生,葉小姐您慢吃。”

葉小棠夾了一個水晶包剛想張嘴咬,突然頓住,在張媽轉身之際叫住了她,“張媽,絲絲呢?”

“她一早就上學去了,葉小姐找她有事?”

她把水晶包放在碗里,用手上的筷子攪了攪冒著熱氣的粥,若有所思得想了想,隨即微笑道:“沒事,去忙吧。”

***

盛席高層部。

走廊盡頭那扇緊閉的門背后,宋先進把一個鼓囊的檔案袋放在黑漆辦公桌上,皮椅轉過來,深邃的眸子帶著深沉的目光探過來,停留了片刻。

“直接告訴我,是不是同一個人。”

宋先進略低下視線,沒敢對上那雙桀驁的眼睛,用著十分肯定的語氣,“不是薇安小姐,葉小姐自小生下來就沒有母親,父親嗜酒賭博,現在下所不知所蹤。”

席少城交叉手指撐著下巴所有所思,隨即修長的手指移到檔案袋上,把封口的繩子一圈圈繞開,動作緩慢,難以掩藏復雜的情緒。

素白的A4紙印著調查結果,剛被抽出來三分之一,宋先進突然開口,“為了足夠證實兩個人是不是同一人,我把薇安小姐的資料也進行了細據調查,她的資料一并在里面,少爺可以看看,對比一下就知道了。”

冰涼的手頓住,一陣難捱的抽痛在胸腔炸開,哀痛又滿是恨意的眼神,凝著還未完全抽出來的資料。

薇安,葉薇安......

有關她的一切,不管是照片還是名字,都能喚醒他埋藏在骨子里的愛恨。

手間發狠,脆弱的紙張皺巴變形。

“啪!”

檔案袋砸在地上,白紙黑字散落一地。

“拿去燒了。”

宋先進彎腰下去收拾,低著頭不知表情,只聽見他的嘆息,“少城,你還是沒能放過自己。”

他把散開的紙張被攏好放進袋子里,直起身子,看著靠進皮椅里抿唇的席少城,“這么多年了,如果還是面對不了,就把葉小姐送走吧,長著一張相似的臉,經常見著,那該多痛苦啊。”

席少城閉上眼睛,沉默。

宋先進沒再好說什么,拿著東西退了出去,偌大的辦公室陷入一片安靜。

良久,皮椅上的男人疲憊得睜開眼,猶豫不決得拿起了辦公桌上的座機,按下一號鍵。

“席總,請問有什么吩咐?”

“叫關潮進來。”

“好的,請您稍等。”

Linda放下電話,抬頭看見依著她的辦公桌專心打游戲的男人,刻意咳了一聲,“別玩了,少爺找你。”

男人目不轉睛得盯著屏幕,心不在焉地問:“找我做什么,我還在休假。”

“讓你進去哪那么多廢話?我只負責傳話,去不去隨便你。”只要你不怕死就好。最后這句Linda沒說出口,但顯然這男人也很清楚后果。

他的目光從游戲里移出來,撐著桌子俯下身,眼里帶點悲愴之色,“說得這么無所謂,讓我很受傷啊。”

Linda嫌棄得連帶椅子挪開,“別給我在這里惡心,不想卷鋪蓋走人就老實點。”

關潮笑了,收起手機,捏了捏面前這張沒有表情的臉蛋,“還是很關心我的嘛。放心,為了咱們孩子的奶粉錢,累死我也心甘情愿。”然后松開手,趁她還在愣怔中,蜻蜓點水般啄了下她飽滿香艷的唇,笑嘻嘻丟了一句“我馬上出來陪你。”瞬間就不見了人。

Linda回神過來,紅著臉又羞又氣得瞪著關潮消失的方向。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民國小說
  3. 空間小說
  4. 校園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刘伯温六肖中特 齐鲁彩票开奖现场 捕鱼大师工具箱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表 3d开奖号码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最小多少分 精动彩票游戏 湖南快乐十分1000期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一般比赛能多少分 七乐彩走势图777 188篮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