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六肖中特|神算子论坛六肖中特
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歷史 > 那個死太監又在妖媚惑主

更新時間:2019-04-30 15:53:23

那個死太監又在妖媚惑主 連載中

那個死太監又在妖媚惑主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君往何處去分類:歷史主角:姜淶帝渚

《那個死太監又在妖媚惑主》是由作者君往何處去最近創作的古言類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那個死太監又在妖媚惑主》精彩章節節選:帝渚從來沒有這么討厭過一個人。第一次見那死太監,他就嚇到了自家心尖上的妹妹。第二次見到那死太監,就看到他仗勢欺人,對些無辜的小太監又兇又惡,更讓她心生不快。第三次見到那死太監,好嘛,恭喜他已經榮登自己這輩子最厭惡最痛恨,恨不得處之而后快的頭等賤人...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幽長幽長的宮廊,金陽斜斜,碎屑光斑灑落在花門下的條條紫藤,美的支離破碎。

“那殿下有沒有想過,你這樣一味的退讓拒絕,其實并不能讓皇上放心,反而更憂心忡忡,寢夜難安?”

話音剛落,帝渚停腳,扭頭凝神看著鄭國公:“此話怎講?”

“殿下,你是鳳歌的長帝姬。”迎著她深沉似海的眼眸,凝重面色,鄭國公笑微微的說,“還是鎮壓邊疆的鎮國大將軍,現在又成了承平侯,身份尊貴非是普通皇親能比,就算殿下現今日日困在將軍府閉門不出,可保不齊有心思的人多想啊。”

“那本侯就真真無法。”有心思的人五個字意味深長,帝渚聽后不禁嘆氣,第一次眼露苦澀,“本侯能做的都做了,若是那有心思的人還是多疑多猜,本侯還待如何,難道再走邊疆九年?如今就算本侯肯,他也是不肯的。”

誰都知道放虎歸山四個字,他怕,她亦不愿,可前后兩條路都被堵死,更是不能安心。

鄭國公看著她,笑了笑:“那殿下就不再想個別的法子?難道真就束手以待,順其自然嗎?”

這話一出暗意蜚蜚,帝渚定眼射向鄭國公,冷冷目光帶著深深的探究,而鄭國公也由著她看,笑意不變,半響后她移開眼,第一次對著這倍受她敬重尊崇的老人沉聲垮臉道:“國公慎言,這話本侯不想再聽到第二遍。如若這話傳了出去,國公被外人誤會有大不逆之舉招來禍事,那就大大壞事了。”

“是,多謝殿下好意,小老兒記住了。”鄭國公仍是不慌不忙的應下,果然這話過后就再不提及此事,而是轉口與帝渚隨口聊了些家常碎話,只當剛才一事從未發生過。

那事就像是被兩人拋之腦后,忘個干凈,隨后帝渚同鄭國公一路聊家常般的閑閑談談到了崇元門時便要分開了,早朝國事冗長,又耽擱了這些時候,她還未入浮云臺陪伴帝渺呢,再遲了不僅帝渺要跟她鬧脾氣,回府了松子也要跟她鬧脾氣!

唉,說起來大將軍帝渚表面風風光光,引無數人羨慕崇拜,但誰能知道她卻是被一個小女子和一只黑豹指使的團團轉呢!

“對了,國公,先前林尚書他們幾人說的那人是誰?”

臨分開時,帝渚想起了之前她奇惑不解的事情,正好周旁無人,她便追問了鄭國公。

“他啊?”

那時前面官員的咒罵痛斥聲鄭國公也聽得清楚,因此帝渚一問他就立刻明白了,偏偏提及此人他也不知該怎說。

帝渚還在耐心的等待他答疑解惑,而鄭國公頓了頓,面色變得幾分怪異,像有口難開,又像不知從何提及,好久才是吞吞吐吐的開了腔,但卻言辭閃爍,話不由衷。

“也沒什么,就是皇上年輕貪色,可喜好有些獨特罷了。”

“多獨特?”

“內廷之中有個掌事太監,是近幾年皇上跟前的大紅人…..時常與皇上廝靡內殿,徹夜不歇。”

鄭國公臉色古怪的剛說完,帝渚就怔了一怔,嘴微微張開,與他初曉此事時是一模一樣的錯愕不及。

最后,帝渚皺了眉頭,薄薄的唇冷冷吐出三個字,極盡厭惡:“真惡心。”

早知這個結果的鄭國公,沉默不語。

這事過后,帝渚也沒怎么放在心上,雖說皇帝與她有名義上的姐弟關系,先皇后君共赴黃泉后理應長姐為母,但她可不敢管身為皇帝的弟弟喜歡的是男是女,是太監是畜生,而且她也沒心思管,免得自家熱粥沒吹涼又惹來一身騷。

光是一個帝渺,一個松子,一個將軍府都夠她忙的團團轉,暈頭轉向的找不著北了,哪里還顧得上旁人?且她也不想多分心思出去顧及旁人。

沒想到的是,當意外不管不顧的撞上門時,凡人只能措手不及的接住,滿嘴含苦。

“阿姐,你在看什么?”

下方傳來一聲軟軟綿綿的呼喚,盯著窗外有些出神的帝渚便收回目光,垂眼溫柔的看向側身躺在她懷里的帝渺,只見帝渺仰面含暖帶笑的望著她,一手抓著她散下的長發繞了指頭玩耍,一手則是與她十指交握,細長指尖便捏著她因為常年練武而帶繭的掌心。

正好殿外透來的陽光落在兩人相握的手上,雪白與冷黃,寬大與纖細,滑嫩與粗糙兩相對比后更顯觸目驚心,美的更美,丑的更丑,真真礙眼別扭的很。

帝渚試著抽了抽手,沒抽動,只得作罷,又見殿外的日頭方向變動,射進殿里的陽光都快曬到了自家妹妹的半邊身子,于是隨手拿起春塌小茶幾邊上放著的宮扇為帝渺擋住了頭頂的直射陽光,不答反柔聲勸道:“太陽大了,你莫要在我身上睡了,去內殿的床上睡吧。”

今日陽光明媚,金光刺眼,烈烈日頭曬在人的身上竟覺灼人,自家妹妹一身皮肉嬌弱如豆腐,要是曬傷了怎的是好!

她卻是忘了自己當初訓練將士時,常常炎炎夏日下頂著烈陽一站就是兩三個時辰,流了滿身汗卻連一口水都顧不上喝,而如今遇上自家妹妹后,竟連這點小光都擔心會曬傷了她!

“我不去!阿姐不陪我一道睡,我也不進去睡,一個人睡著那么大的床我寂寞!”帝渺緋紅的臉蛋明艷如花,嘟了嘴憤憤道,“我就想挨著阿姐,就想靠在阿姐身上睡覺,你再趕我你就走,走的遠遠的,永遠別回來了!”

“好好好,你愿意挨著就挨著,想怎么靠著我睡就怎么靠著睡,阿姐不趕你,你莫要生阿姐的氣了!”

不料一句話就能惹得人對她發脾氣,帝渚真真是哭笑不得,忙低聲下氣的哄她。

旁邊來往做事的宮女們瞧著這一幕日常的吵鬧拌嘴,皆是偷偷的抿嘴一笑,見嬌滴滴的小帝姬又把威風凜凜的大將軍逼得節節敗退,滿口認錯,便是忍不住的面露羨慕,暗暗感嘆帝姬的好福氣。

好不容易才哄得帝渺噘著嘴勉強吐出一句我原諒你了,帝渚都哄得沒了脾氣,見妹妹不愿從自己身上起來,她便抱了懷里的人往塌內移了些躲開陽光直視,然后再拿起扇子輕輕的給小祖宗扇著涼風。

算起來她回皇城都三月有余了,近至立夏,白日漸長,慢慢熱了起來,遇上天氣不錯的日子坐在屋外曬太陽不足一個時辰就會汗如雨下,面紅心燥的往屋里躲。

天氣漸漸升溫灼熱,許多夏日的雜事也緊隨而來,府中的消暑預備,將士的新衣采辦,練武時辰的調整與增減,以及城中巡邏禁兵的安排替換,各種入城定下的繁瑣公事都在提上來開始準備,帝渚也就忙的越來越厲害,平常下朝之后還能在帝渺這里待個兩三個時辰,吃完午膳陪妹妹說會話玩鬧一會兒才走,到了現在吃了午膳就要即刻動身離宮,多待一會兒都是艱難。

為此,帝渺發了好幾次的脾氣,她本來是個乖巧懂事的體貼性子,但隨著帝渚毫無底線的寵愛縱容,性子是越發的驕橫任性,耍賴頑劣,一句話不對就和帝渚又打又哭,直到帝渚連連退步,滿口答應了諸多條件才算作罷。

不過帝渺對外仍是和善有禮,天真善良的好性子,唯獨對帝渚才是任性胡鬧,哭鬧不已。

其實她不過是想讓煩事纏身的阿姐多陪陪她而已,雖說每次是對沒待多久就要離開的帝渚又威脅又斥罵,揚言勒令她不許走,敢走她就再也不理人了,但到了最后還是含著眼淚的放自家阿姐走了,次日又開心無事的笑瞇瞇迎著她入門。

她只是寂寞孤單的太久了,突然之間得到了一個溫暖陪伴便死活不愿離開,牢牢抓住了不想放手,所以才容易患得患失,怕自己一個眨眼不注意的時候阿姐又走了,這一走若是一去不回,剩下她一個人可怎么活?

都怪阿姐每日那么忙,根本沒空陪她,否則她怎么會變成這樣,動不動就容易發脾氣,像個不講道理的市井潑婦一般,她從小到大可一直是個好孩子,好帝姬呢!

心念至此,委屈的帝渺抽了抽小巧的鼻頭,伸手輕輕拽了拽帝渚的頭發,有點不滿的問道:“阿姐,你還沒回答我呢,你之前在看什么啊?”

“我在看花。”

“什么花?”

帝渚抬手指向了窗外,指給她看:“就是那棵梨樹,梨花像雪一樣掛滿枝頭,很好看。”

聽罷,帝渺從她懷里坐起來,順著她的指尖望去,只見窗外綠茵幽幽,水色連天,哪里看得見她所說的梨花,而且這也是過了梨花盛開的季節,不該還有梨花盛開,便扭頭看住帝渚,奇道:“阿姐,你是不是看錯了?現在都快近炎月了,梨花應該早沒了呀。”

“我怎會看錯?”帝渚好笑的回看自家妹妹,她視線極好,百米之外都能看得清麻雀擺翅,所以哪里是她看錯了,分明是帝渺沒看見而已。于是她把帝渺拉到窗外,指了那梨花的位置細細給她講,“瞧見沒有,往花鄉閣的方向走過游水長廊,種在岸邊的那一排楊柳樹中間的那一株就是了。只是離得你這里有些遠,你才未看見。”

猜你喜歡

  1. 神仙妖精小說
  2. 宮廷小說
  3. 虐戀情深小說
  4. 職場對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刘伯温六肖中特 英雄问答赚钱 陕西11选5走势图推荐 足球指数判断赛果 湖北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双色球选号器 河南泳坛夺金 云南快乐十分中奖结果 北京时时彩预测 江苏11选5今日直播 94期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