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六肖中特|神算子论坛六肖中特
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上仙,好生無恥

更新時間:2019-04-30 11:22:45

上仙,好生無恥 連載中

上仙,好生無恥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魚家小二分類:仙俠主角:琉亦若依

主人公叫琉亦若依的書名叫《上仙,好生無恥》,是作者魚家小二最新寫的一本仙俠奇緣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他是上古尊神轉世,霸道,腹黑,蠻不講理她是世間獨一無二的五色九尾狐,可愛,沖動,聰明伶俐茫茫追妻路,道阻且長...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琉亦剛往前走了沒幾步,似想到什么,突然站定,側過身望向跟在若依身后的方玙,眉目微鎖不知在沉思什么。

方玙以為琉亦又要打什么壞主意,渾身一抖,不由自主的往后縮了縮。

方玙警惕的望著琉亦許久,琉亦才撇了撇嘴,轉過身繼續往前走,口中喃喃道:“遛面首還不如遛猼訑呢。”

方玙疑惑的望向若依:“他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你可以走了。”若依笑著解釋道。

不等話音落下,方玙的身影好像一把飛出去的箭一樣,一眨眼便已經消失在樹林盡頭。

望著逃離極快的方玙,若依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待琉亦的身影漸遠,若依才疾步跟了上去。

琉亦和若依剛走出沒多遠,便遇到趕回來的武羅他們,幾人正準備打道回敖岸山,方玙卻突然從樹林里鉆了出來,風流倜儻、玉樹臨風,原本被折磨的半死不活的頹廢形象早已煙消云散,就好像剛才發生的一切只是個夢。

而這一次,方玙面帶如沐春風的微笑,小心的躲過琉亦的目光,直接走到了武羅身前,翩翩有禮道:“小生方玙,春蠶到死絲方盡的方,偶傳斷箑亦琳玙的玙,不知姑娘芳名?”

難得有翩翩公子來搭訕,武羅掩唇嬌媚一笑,羞澀道:“小女武羅,武生的武,桫欏的欏。”

若依和猼訑心一抖,不應該是門可羅雀的羅嗎?

二人還在油膩膩地互相寒暄,若依便走了過去,看向方玙道:“你不是走了嗎?怎么回來了?”

方玙‘深情’的望了一眼武羅,嘆道:“說來話長,小生本欲打算打道回府的,可就在此時上天給小生牽了一條紅線,讓小生遇見了貌美如花的武欏姑娘,這一眼便讓小生神魂顛倒,終身難忘,所以就又跟了過來。”

“討厭了,公子說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武羅完全一副女子嬌羞模樣,學著大家閨秀,害羞的將臉轉向別處。

看著武羅如此媚樣,若依渾身不寒而栗,強忍著笑,不再說話。但不免對武羅有些刮目相看,沒想到武羅的魅力強大到能夠讓方玙再次忍受著隨時被琉亦殘害的危險,也要前來勾引良家婦男,心中不禁感嘆愛情的力量還是很偉大的。

就在二人你儂我儂,難舍難分的情況下,方玙跟著回了敖岸山。

幾人走了許久,兩個陌生女子便現在原本樹妖所在的地方,穿黃衣面色狡黠的女子望了望滿地的樹妖殘尸,一臉震驚道:“想不到天地之力如此厲害,真是大開眼界。”又長吁了一口氣“要不是我們躲得遠,斂去了氣息,恐怕我們也要遭殃了。”

身旁的紫衣女子也望了望四周,眼神冰冷,額間鑲飾著一條紫色的小蛇,顯得此女子異常的陰冷,女子聲音冰冷:“我們快走吧,讓他們發現了就糟了,那個琉亦不是我們能對付的。”

黃衣女子點了點頭,二人便化作光影離去了。

雖然方玙跟著一同回到了敖岸山,但琉亦卻未再找過方玙的麻煩,只因多了一個新興趣。武羅平時都是以女子裝扮示人,所以方玙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發現武羅其實是個男子,琉亦便每天饒有興致的看著兩人親親密密。

不過不知為何,突然一日,琉亦卻在敖岸山設下了結界,將武羅和方玙隔絕在外。說起緣由,方玙隨幾人回來后,受武羅熱切邀請便順理成章的住在了青要山。若依雖不喜兩個大男人整日親親密密,但閑來無事時,經常會帶著猼訑到青要山尋樂子。

這日,若依剛走到武羅的破草房,濃濃的酒香就飄了出來。若依心中一笑,這武羅居然背著琉亦偷酒喝,和猼訑一商量便打算嚇他們一嚇,可不想剛踏進門便看到武羅和方玙抱著酒壇子爛醉如泥,七扭八歪地躺在地上。若依心中嘿嘿一笑,秀眉不懷好意的挑了挑便打算把兩人扔到豬妖洞去,想著就擼起袖子準備下手,可剛抬起方玙的一條腿,一條雪白的尾巴就從衣擺里露了出來,若依乍一看未反應過來,一時好奇,伸手就要去拽,可手剛碰到毛邊,臉一沉,瞬間收了回來。

雖然敖岸山的人都知道方玙是一方小仙獸修煉成型,但卻從未見過其真身,此時若依看到那條尾巴心中再熟悉不過了,那是一條狐尾。

兩萬年前,若依的父母去世后,姨娘為了篡奪主位便將年幼的若依趕出了狐族,若不是被路過的心煙兒所救,現在還不知道會尸身何處,若依心中雖然對狐族早已沒有了任何怨恨,但卻再也不想與狐族有任何牽扯。

方玙始終沒有什么反應,依舊睡得死氣沉沉,若依盯著那條尾巴,臉色發白,猼訑看出了若依的異常,扯了扯若依的裙擺想要安慰。若依低頭看了一眼猼訑,無奈的苦笑了一下,轉過身嘆道:“走吧。”說罷便頭也不回的跨出了草屋,猼訑緊跟在身后,可走到門口又折了回去,抬起蹄子狠狠的在方玙的**上踹了一腳,還在睡夢中的方玙疼的嗷的一聲蹦了起來。

后來,琉亦知曉此事后便在敖岸山設下了結界,連同武羅一起隔絕在外。以至于武羅每天都會趴在結界外哭嚎。

“爺啊,小的到底做錯了什么?酒是方玙偷得,是他硬灌給我的,小的是冤枉的啊,爺您不能聽信讒言,爺您要相信小的啊,就算爺鐵了心打算拋棄我這個糟糠,好歹也看在小的伺候爺兩萬年的份上給小的一個清白啊,爺啊,您就見見小的吧,也讓小的死心另行改嫁啊,爺啊”

若依站在遠處有些佩服武羅的執著,既已如此還能夠把偷酒的事咬的死死的,不過后來想想若是承認了豈不是死的更慘。若依實在聽不下去武羅凄厲的哀嚎聲,轉頭對剛遛完猼訑的琉亦道:“其實武羅就是被色字迷昏了頭,只不過偷了壺酒,你沒必要也將他擋在外面。”

琉亦矮下身替猼訑理了理獸毛“那小白臉可是他帶來的。”

“情難自禁,也不能怪他。”若依替武羅說情道。

可抬眼間卻望見結界外方玙正望向自己,神情又低沉了下來。

喃喃道:“有些事想躲也躲不過。”

琉亦抬眼望了一眼若依,又低下頭,理著獸毛,緩緩道:“我答應過心煙兒會好好照顧你,所以只要有我在,我一定不會讓任何人強迫你做不喜歡的事。”

若依沒有說話,隔了許久,若依突然一臉好奇的問道:“你是不是喜歡菀兒姐姐?”

琉亦理毛的手一頓,長眉緊蹙,轉首瞋目望向若依。

若依一顫,轉而嘿嘿一笑:“別生氣,別生氣,我懂了我懂了。”

可琉亦剛把頭轉回去,若依突然又眨著眼問道:“你確定你和武羅之間沒**?”

話剛說完琉亦就站了起來,若依一驚,眨眼就跑了。

琉亦沒有去追反倒徑直向武羅走去,武羅見琉亦向自己走來,也不顧形象了抹了把鼻涕淚爬到琉亦腳邊,還沒等說話就被琉亦一只手給提了起來。

方玙一看情勢不對,轉身就跑,還沒等跑遠也被琉亦一手給提了起來。

武羅一慌,忙道:“爺您這是要帶小的去哪啊?”

琉亦沒回應,武羅抬頭一看,琉亦一臉寒冰,忙捂了嘴,一聲也不敢吭了,方玙也嚇得整個人都縮成了一團,一動也不敢動,任由琉亦提著。

片刻的功夫琉亦就到了山下的河邊,甩手將兩個人扔進了水里,沖著天大吼:“夫諸”

轉瞬一只四角白鹿從天降到琉亦身側,琉亦怒目望著落湯雞的兩人,命令道:“好好看著他們,今天要是抓不到一百條魚,就別想活著回山。”

話落,沒有經歷過魚苦的方玙毫不猶豫的撲到了水里,開始翻騰起來。

武羅一聽腳下一軟‘啊嗚’一聲:“爺,您干脆給小的一個痛快吧。”可琉亦此時早已沒了影。

第二日,久別的似魚非魚的味道傳遍了整個敖岸山。

若依望著不停嘔吐的武羅、方玙甚是同情,走了過去拍了拍武羅的背,嘆道:“我錯了,看來你真的不是他的真愛。”話落便領著一臉幸災樂禍的猼訑走了。

武羅哪還聽得進若依的話,被硬逼著吃了一百條魚,那股令人作嘔的似魚非魚的味道始終徘徊不去,整個胃就如同翻江倒海一樣。

方玙此時多么想嚎啕大哭,可自己哪還有哭的力氣,如果真有下輩子,自己下輩子一定要和魚族斷絕關系。

猜你喜歡

  1. 科幻小說
  2. 冤家小說
  3. 虐戀小說
  4. 百合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刘伯温六肖中特 娱乐平台注册送 现在90后干什么赚钱 欧洲股票指数 新疆十一选五和值表 陕西快乐十分钟助手 吉祥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体彩泳坛夺金技巧 2014年97期特码资料 股票涨跌的原理 2017年焰舞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