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六肖中特|神算子论坛六肖中特
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重生 > 裙下之臣:為夫之道

更新時間:2019-04-28 16:18:32

裙下之臣:為夫之道 連載中

裙下之臣:為夫之道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青樓分類:重生主角:許言萱蘇祁

許言萱蘇祁是《裙下之臣:為夫之道》里的主角,它的作者是青樓,這本小說的主要內容是:“姑娘,請自重。”蘇言萱衣裳半露,依偎著靠在他身上,某男人卻是滿臉厭惡。轉眼間,男人卻是同蘇言萱把酒言歡,笑開顏。青樓處,她是眾人皆知的花魁;一轉身,她又是出名毒醫。前世,蘇言萱身為毒醫卻被心上人親手致死。上天憐她,這一世的青樓毒醫,又叫她看到蘇祁的臉,不好意思,誰讓你倒霉長了張一模一樣的皮囊呢?...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位公子憑什么說我家公子是在騙人?怕不是我家公子說對了你的病,戳了你的痛處?”紅兒是個暴脾氣,心直口快。

“你……”劉能被紅兒一通話說的啞口無言。

這時,劉能的表哥站了出來,說道:“若不是騙子,還請公子證明自己的醫術。我這表弟要是說錯了,我帶著他給你賠禮道歉。”

紅兒看著劉能冷哼一聲:“表哥這么一個通情達理的人怎么有這樣一個弟弟。”

藍兒連忙拉住紅兒:“小聲點兒!你這心直口快說的舒服,也不想想公子!”

紅兒不好意思地卷了下發尾。

許言萱知道這是個宣傳的好機會,她看了一圈,每個人的表情動作盡收眼底。

在看到蘇祁的時候,許言萱有意的躲了過去,這讓蘇祁有些疑惑。

許言萱微微一笑,確定了人選。

“這位大哥的家中是否有人患病?”許言萱對著劉能的表哥說道。

劉能的表哥一驚,隨后就平復了情緒:“我家確實有人患病,這也不是什么秘密。你知道這個也不奇怪。”

“我還沒有說完,”許言萱繼續說:“家中病人久病不愈,并不是病難治,而是少了一味藥。”

劉能的表哥臉上頓時多了幾分喜色:“那敢問公子是哪一味?”

“麻黃。”

“麻黃?”劉能的表哥有些疑惑。

許言萱解釋道:“麻黃乃是發汗之物。”然后突然不知道該怎么把現代的一些理論解釋給他。

劉能的表哥自己頓悟了:“公子是說賤內體內污濁過多,需要排出來?”

許言萱說:“對,就是這個意思。”

劉能的表哥大喜:“謝公子提醒!”然后就揪著劉能的耳朵給許言萱道歉。

“可否請問公子怎么知道缺了麻黃這一味藥?”劉能的表哥小心翼翼地問道。他對于許言萱的回答不抱希望,這些獨門訣竅怎么可能會告訴他一個外人呢?

許言萱淡淡地說道:“我自小服藥,對于藥材的味道比起常人來說更敏感。方才在你身上聞到了藥材的味道,分辨出了是哪幾味藥,但是見你的身體也不像服藥的樣子,可以推斷是日日為重要的人煎藥染上了味道。”

許言萱的一番話讓眾人驚嘆。蘇祁把扇子一收,不輕不重的在手上磕了兩下。

這時其他人也憋不住了,七嘴八舌的問許言萱是否能看出自己得了什么病,許言萱一一應答,全部說對。眾人皆驚,忙問怎么治。

“我們這兒還沒開張,連個藥材都沒有怎么給你們治?”紅兒又憋不住了。

許言萱按住紅兒,然后扭頭對大家說:“大家若是著急,我待會兒就寫方子,若是不急還請大家等到明日。”

眾人的病也不是什么大毛病,有更好的大夫為什么不看好的呢?說明日看那明日來就是。

許言萱見眾人安靜了下來,便吩咐藍青紅三人接著彈琴跳舞。

本來眾人來這里就是看個熱鬧,看到有人唱曲兒跳舞就叫了幾碟小食觀看起來,看的興起竟向舞臺邊兒上丟起銅錢,出手闊綽的也會丟些碎銀子。一天下來,這盈利就超過了往月一月有余。

老鴇看著白花花的銀子還有沉甸甸的銅板,手都抖了起來,她從沒有一次性看過這么多錢。

許言萱拿起桌子上不知誰丟下的折扇輕敲了一下老鴇的肩膀:“沒出息。”

老鴇一臉不好意思。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老鴇老鴇的多不好聽。”許言萱丟下手中的折扇,對老鴇說道。

老鴇說:“我做了這行便把名字拋棄了,小姐你叫我王婆吧。”

許言萱糾正過好幾次她們讓她們叫自己“言萱”,之后便放棄了。

“小姐小姐,外邊有個藥材商想見你……哎呦!”紅兒總是冒冒失失的,進個門還差點摔倒,還好許言萱及時扶住了她。

“你小心點兒!”

紅兒不好意思地卷了下發尾。

“我先去換上衣服,你和藍兒先過去讓他坐下,給他倒茶。”

“是!”

許言萱又換上了她做“毒醫”時的裝束,她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面具遮住了她的表情。

許言萱走到客廳時,發現藍兒已經和藥材商聊了起來。

見“毒醫”出來了,藥材商趕忙起身,躬身行禮:“今日得知‘毒醫’,百聞不如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先生客氣了。”許言萱請藥材商坐下,自己也坐在他的對面。

藥材商一臉贊許地看著藍兒,然后對許言萱說:“沒想到‘毒醫’手下還有此等經商奇才。”

許言萱看了一眼藍兒,心中了然。

“我就直接說吧。”藥材商顯然不想跟許言萱耍心眼,他說:“最近藥材的生意并不景氣,我想和您的醫館合作。”

“合作?”

“是的,在您這兒看病的病人只要拿著您的藥方來抓藥,通通打九折,而你們就從中抽成。”

許言萱略微一思索,說:“合作可以,但我有一個要求。”

“您請說。”

“不用打九折,原價就行,但是若是藥方上有我做標記的,打七折,而我不用抽成。”

藥材商有點不明白許言萱的目的。

“只要照我說的就成,可以嗎?”許言萱問道。

藥材商心想,不管怎么說自己都是賺錢的,“毒醫”的名頭打出去之后,慕名而來的病人只會越來越多,即使單個賺的少,積少成多,數目也是很可觀的。

于是藥材商就答應了許言萱的要求。

兩人擬了個契約,簽字畫押。

臨走前,藥材商看著藍兒,嘴里念叨著:“要是能跟我有做生意那該多好啊。”

許言萱心里一動,叫住藥材商:“我這藍兒妹妹自小都有經商的心思,可一直沒遇到什么合適的……”

藥材商聽出了許言萱的言外之意:“我可以給令妹提供合適的機會。”

許言萱微微一笑:“那真是麻煩您了。”

“不麻煩不麻煩,以后可還要仰仗您哪!”

兩人互拍了一回馬屁,藥材商便告辭回去了。

藍兒并不明白許言萱為什么要讓她去藥材鋪,但是她不會違背許言萱的安排。

入夜后,許言萱把藍兒和青兒叫到了自己的房間,房間里已經準備好了藥浴用的所有材料,這是她之前和紅兒一起用今天賺的錢去買的。

“你們的病時間久了,療程也需要花費些時間,我已經給你們抓好了藥。以后你們白天喝一碗紅兒給你們煎的藥,晚上來我這里用藥沐浴,內外皆治,好的會快一些。”

藍兒自從家里落敗之后,從來沒有過家的感覺,今天是第一次。她“咚”的一聲給許言萱跪下,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小姐的大恩大德我沒齒難忘!”

青兒也趕緊跪下。

許言萱急忙拉起她們:“你們身子還沒好,以后再這樣,我可要生氣了!”

見藍兒還在抹眼淚,許言萱佯裝生氣:“上跪天地,下跪高堂。我一不是天地,二不是高堂,你們這一跪,不是把我跪老了嘛!”

藍兒聽了許言萱的話,知道她是假裝的,不禁破涕為笑。

見藍兒情緒穩定了,沐浴用的東西也準備好了,許言萱讓她和青兒進到了木桶之中。

猜你喜歡

  1. 婚姻愛情小說
  2. 女強小說
  3. 青春小說
  4. 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刘伯温六肖中特 青鹏棋牌完整版下载 澳洲幸运5是哪里产的 专业彩票软件 江苏快3推荐一定牛 pk10五码定位胆技巧 c罗总进球数 手机好友麻将 双色球投注技巧完整版 中国福利彩票新时时彩开奖 四川快乐12官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