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六肖中特|神算子论坛六肖中特
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傲視群雄

更新時間:2019-04-28 11:17:32

傲視群雄 已完結

傲視群雄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劉紅分類:玄幻主角:白起上官婉

主人公叫白起上官婉的小說是《傲視群雄》,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劉紅傾心創作的一本玄幻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天璽大陸,武修巔峰,好男兒自是修的一身武力只為守衛家園。...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在原來白起的想法當中,一直認為,水底應該是一個水晶宮般的地下寶庫,各種寶貝不計其數,唾手可得,可是,搜遍整個圣湖水底,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樣。

正是他苦惱的時候,才感覺到了水流。

在一般情況下,內陸湖泊的水流,尤其是在湖面冰封的狀態下,大多是垂直的上下流動,像白起感覺到的這種水平的流動,還是很少的。

白起沿著水流,把他自己當成一條魚,而且感覺這股水流越來越急,最后發現,水流的終點竟然是一個漩渦。

這個漩渦并不像龍卷風刮起的漩渦那么猛烈,而是一個水流稍微湍急一點的一個漩渦,就像江河水流當中所形成的一個普通的漩渦一樣。

正是因為這個漩渦并不起眼,所以,在第一次排查的時候,白起很輕易地就忽略了這樣的漩渦。

可是這一次不一樣了,白起心中有點納悶,心想:“這么小的漩渦,恐怕也不會有什么收獲,弄不好是我的感覺出了問題。”

就在他想到這的時候,他竟然發現一股強大的力量把他吸進漩渦,這股力量勢不可擋,但是,水流卻沒有絲毫的變化,這讓白起驚訝不已。

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白起兩眼一黑,便昏了過去。

當他醒來的時候,發現他竟然漂浮在血海當中。

就在這時候,一條血龍從血海之中騰空而起,盤旋在白起頭頂。

一瞬間,原來平靜如鏡的血海,變成了滔天巨浪,向白起襲來。

白起準備騰空而起,可是,沒想到的是,整個身體就像掉進了泥潭中一樣,絲毫動彈不得。

形勢危急,白起立馬拿出射日神弓,一股磅礴的力量從血海海底升起,通過白起的身體,凝聚在射日神弓的弓弦之上,化為一支血箭。

白起心中驚駭萬分,他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而且這支血箭還在不停地吸收著血海中的能量。

空中盤旋的血龍驚恐的望著這支血箭,扭頭便逃。

白起高呼道:“想逃,晚了!”

說完,松開了弓弦。

然而,事情并沒有像白起想象的那樣,那支血箭并沒有發射出去,而是牢牢地卡在了射日神弓之上,像貪婪的嬰兒一樣,拼命地吸收著血海中的能量。

血龍也沒有逃脫被吞噬的命運,只見一股血浪打來,直接吞沒了整只血龍。

白起只感覺到,整個血海中的血水都瘋狂的向他的身體涌來,之后,傳遞到射日神弓的血箭上。

那能量傳遞的速度不斷地突破白起經脈所能夠承受的極限。

全身的劇痛讓白起感覺到整個身體就要爆炸了,整個血海的血水把白起完全的包裹了起來。

此時的白起除了忍受疼痛之外,一動也動不了,唯一能夠感覺到的就是身體經脈破裂的感覺。

白起大聲的吼道:“他大爺的大爺的大大爺,早知道這么難受,打死老子也不來!”

這話音剛落,剛才被血浪吞噬的血龍就像一條長蛇拼命地通過白起的嘴鉆進體內,最后,化成射日神弓上的一條血色龍紋,緊接著又有第二條。

白起全身的疼痛讓他忘記了時間,也沒有機會考慮時間,只是感覺到一條條的血龍從他的嘴中鉆進身體之內,游走在所有的經脈之中,走完一個循環之后,才懶洋洋的化成射日神弓上的一條血色龍紋。

足足化了九條,最終才停止。

那一條條的血色龍紋就像活靈靈的九條小龍盤在射日神弓之上,給人的感覺就是隨時能夠把它們拿下來,放在弓弦之上射出去。

然而事情還沒有結束,九條血龍剛剛盤在射日神弓之上,便一個個像活了一般,伸出龍頭,拼命地吸取血海中的血水,一盞茶的工夫,一眼望不到邊的血海竟然干涸了。

那九條血龍一個個打了一個飽嗝,化成了金色的盤龍,盤附攀附在射日神弓之上,給人一種活龍盤棲身在射日神弓上的印象。

白起驚訝的看著這一切,感覺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竟然發現,自己的經脈已經拓展成了原來的十倍,整個身體一種極為輕松的感覺,而且覺得自己的身體無時無刻能夠吸收天地靈力,提高自己體內的靈力。

除此之外,白起最最明顯的就是和射日神弓之間的感應更加強烈了,就像這射日神弓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一樣,完全不可分割。

不過,這一切雖然給白起帶來了驚喜,但是,白起心中還是比較迷茫的,他不知道射日神弓為什么會這樣,更不知道這九條小赤血金龍的用處是什么,更不知道一望無際的血海怎么會被這小赤血金龍吸收,而且這血海的力量存在了那里。

總之,白起滿腦子的迷茫。

當他感覺到自己被一條血藤緊緊地纏繞著的時候,向下望去,竟然是連綿起伏的尸山,還有那血藤無數的藤蔓像千手觀音一般,拖著一座座的尸山,尸山之下,血霧彌漫,看不到血藤的根,更讓白起緊張的是,他不知道如何擺脫這血藤。

剛才由于身體疼痛萬分,并沒有感覺到血藤的存在,直到血海消失,才看到了血藤的存在。

白起吼道:“他大爺的大爺的大大爺,這血藤抓著老子干什么?老子僅僅是來尋寶的,不是來當囚犯的,要是有本事,你把老子放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這時候,只見血藤輕輕的把白起向空中一拋,瞬間,數不盡的尸山向白起砸來,就像當年如來佛祖把孫猴子壓在五行山下的情景一般。

白起心想:“完了,看來又說錯話了,第一次說錯話,往我嘴里塞血龍堵我的嘴,這一次,直接把我壓在尸山之下,難道把我當孫猴子?要修行五百年之后才能夠放我出來?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我就徹底完了,看來這一次上了五行樓的當。”

白起心中想的是亂七八糟的事情,可是,尸山無窮無盡似的向白起涌來,大有把白起埋了的趨勢。

但是,白起并不傻,自然不會坐以待斃,想法歸想法,該逃的時候,自然是毫不含糊。

第16章:血藤老友

白起施展起風中行神通,左躲右閃。

然而,血藤無數條藤蔓抓起一座座尸山,絲毫不給白起絲毫的喘息時間,不斷地把白起往下逼。

逼到最后,躲無可躲,一條藤蔓抓住了精疲力盡的白起,使勁往下一摔,所有的尸山像尸雨一樣砸向了白起。

白起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深深地埋在了谷底。

堆積的尸山讓白起本來沮喪至極,可是突然之間,靈光一閃,說道:“他大爺的大爺的大大爺,用這些尸體來惡心我,幸虧老子有風雷戒,看老子怎么清理這些垃圾。”

他一邊埋怨,一邊把身邊的尸首收進風雷戒當中,并為自己打開一條通道。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起漸漸地的感覺到,他丹田之內的靈臺不斷地形成一個空心圓,而且最外面的一條縫正在慢慢的縫合。

與此同時,壓在他身上的尸山以極快的速度在消失,而且在消失最后一批尸首的時候,白起終于看到了近在眼前的血藤之根。

周圍一片血霧,什么也看不清,除了數不盡的血藤藤蔓之外,眼前只能是一片朦朧。

這時候,血藤化成了一個血人,說道:“白起,我送給你的禮物怎么樣?”

白起驚訝的問道:“你怎么知道我叫白起?”

血藤哈哈一笑,說道:“我們是老朋友了,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叫白起?”

白起迷茫的說道:“什么?我們是第一次見面,怎么可能是老朋友,你沒有搞錯吧,套近乎也不是這么套的,再說了,就算是老朋友,有你這么整人的嗎?把我當什么了,孫猴子?你卻當如來佛祖,他大爺的大爺的大大爺,真不把老子當盤菜。”

血藤哈哈大笑,說道:“以你現在的修為,還不能把你當盤菜,最起碼等你進入圣境之后,你才有資格這樣提要求。”

白起不耐煩的說道:“行了,你這種人老子見多了,就是笑面虎一只,廢話少說,有什么寶貝沒有?老子來這里不是和你的血水,幫你處理尸體的,有什么寶貝趕快上交,也免得老子動手拿了。”

血藤笑著說道:“你可真是嘴上不饒人,我給你的寶貝還不多呀,九條赤血金龍血箭,讓你的射日神弓威力無窮,而且幫助你改造了一下你的射日神弓,讓它擁有了嗜血的神通,你說說,這個禮物難道還小嗎?難道還不是寶貝嗎?”

白起不滿的說道:“我的射日神弓本來就威力無窮,不需要你的改造,就可以斬神屠魔,可是,你這老怪物,不問青紅皂白,就往老子肚子里灌血,而且弄些惡心的尸首讓老子變成孫猴子,就算老子身體上的疼痛不給你算賬,可是,這讓老子惡心的事情,你總要給我一個交代吧,要不然,就憑這些血水,老子十天也吃不下飯,想起來就想吐。”

血藤無奈的搖搖頭,說道:“我聽說你是一個‘瀟瀟灑灑走世界、混吃混喝闖天下’的‘真小人假君子’,看來還真是如此,這些血海尸山雖然算不上珍貴異常,但也是時間罕見之物,大補之物,不僅僅對你的身體重新淬煉一番,而且還拓展了你的經脈,使之成為原來的十倍,更重要的是,尸山蘊含的靈力,基本上完成了你丹田之內靈臺的改造,使它朝著成為圣宮的方向發展,單單憑這些貢獻,要是別人早就對我感恩戴德了,可你卻在這里撒潑裝無賴,你好意思嗎?”

白起哼了一聲,說道:“誰讓你不經過我的允許就往我嘴里灌些我不想要的東西,這年頭,就算你想送禮討好我,那也要講究方式方法。再說了,我白起是何等天才,怎么可能看得上你的什么狗屁血海尸山,反正我不管,你既然惡心了我,那就要補償我,不然的話,我可和你沒完。”

血藤呵呵一笑,說道:“唉,秀才遇見兵,那是有理說不清。我是老好人遇見小妖怪,有苦難言呀。得,既然如此,你想要補償的話,我倒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在這血霧之中,有一個赤血老怪,他體內身上有一枚赤血神珠,這枚珠子的價值絕對不亞于一枚化神丹的價值,如果你能夠殺了這赤血老怪的話,這一次你就賺大了,如果你想要補償的話,就去找那赤血老怪吧。”

血藤好像抓住了白起的軟肋一樣,把赤血珠這樣的寶貝抖了出來。

白起轉了轉眼珠子,說道:“你有這么好心嗎?是不是這當中有什么陰謀詭計?如果這赤血珠真的如你所說的那樣,恐怕這赤血老怪也不是好惹的角色,要不然,以你的能力早就應該到手了。”

血藤說道:“算你還聰明,這赤血老怪的確不是好熱的,不僅僅他不好惹,就連他幻化的赤精童子都不是好惹的,這每一個赤精童子都擁有不低于天圣一重境界的修為,而且數量極多,幾乎是成千上萬,你所看到的血海尸山,就是這赤血老怪和他幻化的赤精童子獵殺無數**歷經千百萬年才形成的。可以說,這血海尸山就是溫養赤血老怪和他的赤精童子的力量之源,然而卻被你給吸收了,你想想,如果在閉關修煉狀態的赤血老怪知道是你干的,結果會是怎么樣的?”

白起皺了皺眉頭,說道:“他大爺的大爺的大大爺,你竟然敢陰我,真夠不要臉的,今后你小心一點,我會剝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雖然他嘴上這么說,心想:“完了,我連這血藤都打不過,更不要說那赤血老怪了,說不定,還沒有見到那赤血老怪,就被他幻化的赤精童子給收拾了,現在最要緊的還是保命,先想個辦法逃離這里再說,這里簡直就是陰曹地府。”

白起是一邊想,一邊施展風中行神通,飛遁而去。

白起離開之后,血藤臉上露出了微笑,自言自語說道:“老朋友,這世間萬物自有相生相克的規則,我雖然受制于赤血老怪,困于血海,沒有辦法離開這里,然而你來了,我的機會也就來了,相信你這個赤血老怪的克星不要讓我失望。”

第17章:赤血老怪

白起自然不知道血藤的想法,更不知道血藤的借刀殺人之計,只是在血霧之中四處的尋找離開的方法。

然而,血霧彌漫,伸手不見五指,白起的能見度極低,只能像無頭蒼蠅一般在血霧之中亂竄亂轉。

白起的舉動很快引來了一批血精童子的關注。

正在白起施展風中行神通飛行的時候,只見迎面飛來一團血霧,就像噴射器一般,劈頭蓋臉的就把白起噴成了一個血人。

白起在瞬間就感受到了這血霧的腐蝕力量,覺得全身的皮膚就像千萬只螞蟻叮咬一般。

白起心想:“完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碰到赤精童子了,這團血霧明顯不一樣,要不是我的身體極為的強橫,恐怕還真的命喪于此。”

白起想事情的時候,整個身體完全不由他控制的就自行運轉了起來,九轉金烏神通練就的三重金烏之身,已經在幾個呼吸的時間就驅除了身上的血霧,再加上,白起體內是風雷靈力,尤其是雷靈力展現出了它驅邪避毒的威力。

這淡金色的金烏之身散發著一層淡紫色的雷靈光暈。

這一次該站在對面的赤精童子迷茫了,在正常的情況下,只要發現進入到這里的獵物,一團血霧圍過去,很快就會成為一灘血水,化入血海之中,只剩下一堆白骨而已,可是,令他不解的是,這一次的獵物竟然絲毫無損。

赤精童子自從出生就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這些日子的確夠他郁悶了,原來供他嬉鬧的血海消失了,供他玩耍的尸山也不見了,今天更是遇到一個無法對抗的獵物,他不郁悶才怪。

再加上,他僅僅是一個赤精童子而已,智力也就是一兩歲的孩子,除了玩就是鬧,他想不明白那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因為這件事情,連白起這樣的聰明蛋還迷茫呢。

赤精童子奶聲奶氣的喝道:“喂,老怪物,你是誰,為什么不害怕我的血精之霧?”

白起說道:“哦,原來你噴在老子身上的粘稠的令人惡心的東西叫血精之霧呀,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就是赤精童子吧,你說說,你這個小屁孩,不好好的在家呆著,跑出來干什么?老子不和你們這小屁孩一般見識,趕緊回家去吧,老子還有事情。”

赤精童子小嘴一撅,極為不滿的說道:“大膽老妖怪,竟然擅闖我們赤血島,看來你是活的不耐煩了,拿命來。”

說話的同時,又是一團血霧噴將過來。

這時候,白起才看清楚赤精童子的面貌,之間一團血霧之中包裹著一個白**嫩的娃娃,一片藤葉遮蓋身體的重要部位,而且這片藤野就是血藤身上的藤葉,胖嘟嘟的小臉,在腦門上有一個血紅色的珠子,看起來像個仙童一般,煞是可愛。

然而,表面上的可愛與實際當中的兇險,那可非同日而語,簡直就是天淵之別。

幸虧白起擁有金烏之身,再加上身體內擁有數不盡的雷靈之力,否則的話,第一團血霧就足以讓白起化為一灘血水,只留一副白骨了。別說白起這天關九重境界,就算是天圣九重境界,遇到這團血霧,也要退避三舍,絕對不敢迎頭硬撐這團血霧。

眼看第二團血霧就要噴射過來,白起連忙拿出射日神弓,準備應付,沒想到的是,神弓之上的一條赤血金龍一張嘴,就把那團血霧吞了個一干二凈。

赤精童子看到這種情況,扭頭就跑,邊跑邊喊:“不好了,大事不好了,老妖怪來了,快逃呀!”

白起本來想著悄無聲息地解決眼前的困境,要逃出去,可是沒想到的是,這一下子鬧大了動靜。

只聽見一聲蒼老的聲音,就像混沌中的盤古開天辟地似的情景一樣,山崩地裂一般,懶洋洋的打了一聲哈欠,悶聲悶氣的說道:“是誰呀,竟然打擾本大爺的清修,活的不耐煩了吧。”

說話的同時,所有的血霧向他聚集而去,所有的血色也向他身邊匯集,還有密密麻麻、不計其數的赤精童子向他奔去。

約有十幾個呼吸的時間,白起終于看清了一個赤身裸體的龐然大物站立在距離白起百丈之外的地方,他的形態和白起見到的赤精童子完全一樣,只不過這赤精童子是娃娃版本的,赤血老怪是摩天巨漢版本的。

不過看起來讓人有點很不舒服的是,白**嫩的皮膚,再加上一張娃娃臉,還有娃娃臉腦門上一顆血紅的珠子,如果是孩子,那看起來確實可愛,可是,一個摩天巨漢,帶著蒼老的聲音,長著一張娃娃臉,還有娃娃般的白**嫩的身體,確實給人一種不論不類的感覺,簡直就是時空錯亂一般。

除此之外,讓人看起來更扎眼的是白**嫩的手上卻長著濃密的紅毛,還握著兩把萬斤重的嗜血狂斧,一眼看上去,就知道這是一把先天屬性的成長型法器。

赤血老怪懶洋洋的伸了伸懶腰,傲慢的說道:“哪里來的臭小子?這血海尸山的消失是不是和你有關系呀?竟然趁本大爺我練功的時候來偷盜我的力量之源,看來你膽子不小,既然來了,也好,讓我把你吃了,作為補償吧,也省得本大爺花幾十萬年來吸收這血海尸山。”

白起看了看這赤血老怪,雖然心里很是不舒服,覺得他長得怪怪的,但是,赤血老怪散發出的氣息卻讓白起深深地感覺到恐懼,一種死亡的威脅讓白起在靈魂深處感覺到不可冒犯。

白起哼了一聲,心想:“既然那根血藤給我帶來了麻煩,那我也不能便宜了他,先把這赤血老怪引到他那里再說,下一步再慢慢地尋找機會,不然的話,恐怕連尋找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想到這里,便說道:“我說你這個老怪物,是不是睡暈了,你看看我這么小的個子,怎么可能有能力解決你的血海尸山?要說這血海尸山的消失,和一根血藤有關,說不定就是他搗的鬼,如果你把它給吃了的話,說不定能大大的增強你的法力,可是我,一個骨瘦如柴的人,吃我還咯你的牙呢,何必自找麻煩呢?”

猜你喜歡

  1. 情有獨鐘小說
  2. 總裁小說
  3. 都市小說
  4. 女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刘伯温六肖中特 三国麻将无双2安卓 体育彩票陕西十一选五 青海十一选五规则 彩金彩票论坛 陕西11选5遗漏top10 抖商能赚钱吗 时时彩投注技巧 网球场标准尺寸图 快乐10分任5玩法 北京pk10大小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