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六肖中特|神算子论坛六肖中特
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風云焚寂

更新時間:2019-02-22 10:46:23

風云焚寂 已完結

風云焚寂

來源:暴風看書作者:張生分類:武俠主角:穆空云幽蘭

主人公叫穆空云幽蘭的小說叫做《風云焚寂》,本小說的作者是張生寫的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天色剛剛亮起,太陽的光輝又一次將要籠罩大地,一切的一切似乎又再一次重復著昨天,一樣的光,一樣的景。但是,今天卻多了些不一樣的人,也將多一些從沒有過的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日,陽光明媚,天朗氣清。

快到晌午時分,云逸逍才迷迷糊糊地醒來。原來他昨夜徹夜未眠,整晚都在思考著那個黑衣人的身份,但思來想去卻沒有任何頭緒,直到天剛剛亮起才有了些睡意,結果一覺便睡到了現在。

這時,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云逸逍起身問道:“門外何人?”

門外之人答道:“小人是穆府管家,奉老爺之命前來請云宮主過府用餐。”

云逸逍答道:“知道了,你先走吧,我隨后就到。”

說完,那管家告了辭,離開了。

房內,云逸逍將衣冠整理了一下,便開門往穆府走去。

穆府中

仆人們正在忙碌地準備著午餐,穆延德此刻正坐在大廳之中,忽見云逸逍從外面走了進來,趕忙上前迎接。

穆延德先道:“今日小弟特擺酒席一桌,為大哥接風洗塵,昨我盡忙于國事,今日暫且不提,你我好好敘敘舊。”

云逸逍笑道:“既然賢弟有這份雅興,為兄自然奉陪,啊,怎么不見弟妹和空兒啊?”

穆延德答道:“今日一早他母子倆人便上冷月山空相寺去了,內人去燒香拜佛,空兒則是去學習武功。”

云逸逍一驚,說道:“哦?!我記得賢弟好像很反對空兒學習武功啊?!怎么改變主意了?”

穆延德答道:“是啊,不改不行啊,那孩子從小就喜歡武功,我原先不讓他學是怕他學了之后到處惹事生非,不過現在他長大了,我也就懶得管了,由他去吧。”

云逸逍笑道:“哈哈,看來我空兒現在已經是男子漢了,對了,不知空兒是拜哪位高人為師啊?”

穆延德答道:“就是空相寺主持無念大師,其實不瞞大哥,無念大師和空兒還真是很有緣呢!”

云逸逍疑惑地問道:“此話怎講?”

穆延德答道:“十八年前,空兒出生的那天,正好無念大師來府上化緣,他也是第一個見到空兒的外人,說來奇怪,空兒剛出生時哭鬧不停,可一見無念大師,馬上就不哭了。我和內人覺得空兒和這位大師確實有緣,便請他給空兒起個名字,于是他便取佛教至上真言,‘萬物皆空’之‘空’字,取名穆空。”

云逸逍贊嘆道:“果真十分有緣,但不知無念大師來自何處,聽法號好像和南郡六指山無相寺有些聯系。”

穆延德說道:“哦,其實無念大師原來就是無相寺的僧人,十八年前來到此地,在冷月山的一間寺廟開始修行,這空相寺的名字是在他成為主持后才改的。他對空兒也是十分喜愛,原本計劃在空兒八歲那年便傳授他武功,不過被我拒絕了,這才決定等空兒十八歲之后再傳授。”

云逸逍說道:“哦,原來如此,空兒能有此恩師也是他的造化啊。”

穆延德說道:“的確,無念大師為人慈悲為懷,而且醫術高超,為漠州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前幾年內人得了一場大病,尋遍方圓百里的名醫也沒能治好,最后還是無念大師親自來府上幫內人看病,結果不出半月,便已痊愈。我們全家都視他為救命恩人,自此每逢初一十五,便備下好禮,送到空相寺。”

云逸逍答道:“原來無念大師與賢弟一家關系如此不一般,我相信有無念大師的栽培,空兒將來在武學上的修為一定不可**啊!”

就在兩人談話時,忽聽外面一陣急促的跑步聲,直奔大廳而來,穆延德一笑,對云逸逍說道:“肯定是空兒回來了。”

云逸逍一轉頭,果真見一個少年站在門口,衣著鮮美,樣貌俊俏。

云逸逍趕忙起身,走了過去,滿眼喜愛之情,對穆空說道:“啊!沒想到才三年不見,空兒已經長這么大了!快讓云伯伯好好看看!”

穆空一臉笑容,被云逸逍拉著左轉右轉,穆延德夫婦也都笑了。

云逸逍回頭對穆延德說道:“一年就是一年啊,記得上次來的時候,我記得空兒還是個小孩子,如今卻是個一表人才的少年了!”

穆延德說道:“你這空兒今早聽說你來了,高興得快瘋了,不是我攔著他一大早就過去找你了。”

云逸逍笑道:“哦?難不成空兒有什么急事想找我么?”

穆空趕忙答道:“真的有事,云伯伯,我想和你學武功!”

穆空娘親嗔道:“這孩子,整天就知道個學武功!”

云逸逍笑道:“呵呵,空兒,你想學什么武功啊?你說,云伯伯一定教你!”

穆空想了一下,說道:“我聽師傅說北逍宮的九炎掌是當今絕世神功,我就要學九炎掌!”

穆延德趕忙喝道:“空兒,別瞎說,九炎掌這等武功豈是你想學就能學的!”

云逸逍攔道:“唉,賢弟此話怎講,你我雖為異姓兄弟,但我早把空兒視為我親生,九炎掌雖不能外傳,但空兒又不是外人,空兒,你放心,云伯伯一定教你九炎掌。”

穆延德也不可奈何,對穆空說道:“還不快謝謝你云伯伯。”

穆空一聽,早已興奮不已,趕忙說道:“謝謝云伯伯!”

三個大人都是一笑,穆空娘親說道:“瞧你高興的!我們先吃飯吧,有什么話咱們邊吃邊說。”

之后,四人便走入旁廳,用過飯后,穆延德本想和云逸逍再敘敘舊,無奈穆空死纏著云逸逍要他教自己武功,無奈穆延德只得由他們去。

云逸逍和穆空兩人一起走到后院,見湖邊有一處涼亭,兩人便走了過去。

云逸逍示意穆空坐下,穆空一愣,問道:“云伯伯,你不是要教我武功么,坐著怎么學啊?”

云逸逍笑道:“呵呵,空兒,難道你認為武功都得站著才能學嗎?”

穆空答道:“是啊,今早師傅教我武功便是。”

云逸逍說道:“空兒,天下武功各有不同,有的是側重于招式,有的則是側重于內力,你要學得九炎掌便是一門非常講究內力修養的武功。”

穆空一聽,趕忙坐下,說道:“云伯伯,你快教我吧。”

云逸逍說道:“九炎掌由我北逍宮第三任宮主所創,學習九炎掌關鍵在于內力的修養,其威力固然很大,不過也很難學,云伯伯再鄭重問你一句,你真的愿意學么?”

穆空想了一下,然后堅定的說道:“真的愿意。”

云逸逍滿意地說道:“好,那下面我便把九炎掌的心法口決背一次,你要認真記下。”

穆空答道:“是,云伯伯!”

之后,云逸逍便將口訣從頭到尾背誦了一遍,艱深枯澀,總共兩千字左右,背完之后,云逸逍問道:“空兒,記住多少?”

穆空說道:“記住差不多一半。”

云逸逍接著又重復了一遍口訣,然后問道:“這次記住多少?”

穆空答道:“記住一大半。”

接著,云逸逍又背誦了第三遍,然后又問道:“這次呢,空兒?”

穆空一笑,答道:“云伯伯,我全記住了!”

云逸逍一愣,驚訝地說道:“空兒,你果真聰明過人,當年云伯伯學九炎掌的時候,我師傅背了六遍我才全部記下,看來你的確是學武功的料啊!”

穆空靦腆一笑。

云逸逍接著說道:“九炎掌這門武功,在招式上并無多大限制,關鍵在于內力的修習,內功越深厚,威力就越大。”

穆空問道:“云伯伯,這門武功如果練到最高境界會有怎么樣的威力呢?”

云逸逍答道:“九炎掌共分三重,練到第一重可以使內力在體內流動自如,練到第二重可以使內力聚于掌,并且收發自如,練到第三重則可以使內力無形化有形,從掌中發出,給對手以重創。最后,如果能練到最高境界,發掌時會帶出九炎之火,中者猶如萬火焚身。”

穆空驚道:“九炎掌這么厲害啊,怪不得師傅說這是絕世武功,真的要比他教我的厲害好幾倍呢!”

云逸逍笑道:“空兒,你錯了,其實武功的厲害與否并不在武功本身,而在于人。只要用心修習,不管任何武功在你身上都會變得厲害無比,反之,如果不用心,就算身懷絕世神功,那也會照樣不堪一擊。”

穆空頓悟,說道:“是,云伯伯,我知道了,我一定會用心苦練。對了,如果要練到九炎掌的最高境界,不知的多長時間呢?”

云逸逍說道:“這可得看個人資質了,有的人終其一生練不到,少點的用個二三十年,天資極高的也得三五年啊。”

穆空又問道:“那云伯伯你花了多長時間才練到呢?”

云逸逍嘆道:“唉,慚愧啊,我練了整整二十五年才有此境界。”

穆空驚答:“啊?!”

云逸逍笑道:“空兒,后悔學么?”

穆空堅定的搖搖頭,說道:“不!”

云逸逍大笑,起身說道:“哈哈,好了,武功我已經傳授給你了,日后就看你自己了,你先練習練習,我還有點事要找你父親。”

說完便走了,忽然云逸逍停了下來,轉身對穆空說道:“對了,空兒,有一句話我忘了說了,這九炎掌是我派絕學,決不可傳于外人,你要記住!”

穆空起身,答道:“云伯伯放心,我發誓一定不會將九炎掌傳于外人,如違此誓,五雷轟頂!”

云逸逍滿意地笑道:“很好,你接著練習吧。”

穆府大廳

此刻,穆延德剛準備去后院看一下云逸逍和穆空,不想剛站起身來,就見云逸逍從外面走了進來,于是便叫下人趕緊沏茶來,之后和云逸逍一起坐下。

還未等穆延德開口,云逸逍便先說道:“空兒果真是學武的奇才啊!如果能用心苦練,將來在武學上的造詣肯定是前途無量!”

穆延德這才放心,說道:“那都是大哥教導有方,這孩子,從小就喜歡玩,我教他的兵法戰略他一個也學不會,不瞞你說,我以為這孩子還真是笨得很!”

云逸逍笑道:“呵呵,空兒天資聰穎,或許他在別的方面確實不行,但就武功方面,他確實難得一見的人才!”

穆延德慚愧一笑,說道:“他?除了平日會耍些小聰明外,我還真看不出他哪里天資過人了。對了,我記得大哥膝下也有一女,不知今年多大了?”

云逸逍一聽,臉上頓時顯出一種歡喜,說道:“小女名叫幽蘭,今年剛滿十六,比空兒小兩歲,就這一個女兒,快把我這個做爹的愁死了!”

穆延德大笑:“哈哈,沒想到堂堂北逍宮宮主,原來最怕的是她女兒啊!”

云逸逍答道:“賢弟有所不知,我那女兒從小就沒有一點女孩子的樣子,刀槍棍棒樣樣精通,可是詩詞歌賦琴棋書畫卻是一竅不通。唉恐怕將來嫁都嫁不出去啊!”

穆延德說道:“有這樣的爹,小幽蘭必定也是女中豪杰啊!”

云逸逍擺擺手,說道:“唉,女孩子嘛,還是溫靜點好啊。”

就在穆延德準備開口時,忽然進來一士兵,先向穆延德行過禮,然后說道:“將軍,剛才門外有人來找云宮主,并且讓我轉告云宮主他們已回客棧。”

穆延德轉向云逸逍,問道:“這是?”

云逸逍起身向那士兵說道:“麻煩這位兄弟了,我知道了。”

等那士兵走后,云逸逍對穆延德說道:“這是我的幾位弟子,是我把他們叫來的。”

穆延德問道:“是為那黑衣人么?”

云逸逍答道:“原先并不是,不過現在,首個目標便是知道那黑衣人的來歷。”

穆延德疑惑地問道:“哦?此話怎講。”

云逸逍答道:“其實原先是為了來的路上碰到的幾個自稱萬桀門中的人,他們好像也是我們的敵人之一。”

穆延德頓時明白,說道:“那么大哥還是先回客棧吧,我想那幾位兄弟一定有事向大哥講。”

云逸逍說道:“那為兄先走了。對了,這兩天你我最好不要見面了,我覺得那人始終還在我們附近,得想辦法引他出來。”

穆延德說道:“不錯,就依大哥所言,等風平浪靜之后,你我兄弟再好好嘗飲一番,大哥慢走!”

云逸逍亦答道:“賢弟保重。”

說完,云逸逍便離開了。

穆延德重坐回座上,對旁邊下人道:“把守衛頭領給我叫來。”

不一會兒,那人來了,進門后先向穆延德行過禮,然后說道:“不知將軍有何吩咐。”

穆延德問道:“有那黑衣人的消息了嗎?”

守衛頭領說道:“報告將軍,小人查過了,這幾天漠州城內并無可疑人物形跡,莫非那人已經逃走了?”

穆延德想了一下,說道:“不,那人應該還在漠州,算了,明天你繼續巡查,對了,這幾天一定要注意守衛,尤其是夜間,如果遇到刺客,盡量活捉!”

守衛頭領說道:“是將軍!”

穆延德點了一下頭,說道:“你先下去吧。”

說完,那人便走了,大廳之上,穆延德依舊坐在那里,目光凝視著窗外,低聲自語道:“莫非他不是外地人!”

猜你喜歡

  1. 幻想小說
  2. 豪門世家小說
  3. 現代小說
  4. 宮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刘伯温六肖中特 实体店彩票复式可不可以全包 快乐十分预测 快乐8360 财神捕鱼刷分 快乐双彩怎样算中奖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今天 乒乓球比赛通知 聚享捕鱼来了官网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电子派彩 沈阳盛京棋牌官方下载